用户登錄投稿

中國作家協會主管

講述烏蘭牧騎的故事—— 讓孩子們看到英雄閃光的樣子
來源:人民日報 | 韓文淑  2021年03月16日08:43

《烏蘭牧騎的孩子》(浙江少年兒童出版社出版)是作家鮑爾吉·原野又一次以文字的形式回到故鄉,但是這一次不同於以往,他回到了故鄉的最深處——童年。童年是作家心中一塊珍藏的寶地,那裏有代表着善良、純真、美好的童心。作家期望小讀者們從鐵木耳、金桃、海蘭花、巴根和江格爾這五位少年身上讀到童心的可貴、人生成長的悲喜,當然還有大自然的奇妙和獨特的地域風情。

鮑爾吉·原野在下筆之前也曾苦苦思索如何讓這五位少年躍然紙上。最終,他喚起了自己內心的那位少年。在小説後記中,他深情回憶自己與父親、母親相伴的生活。於是,從開篇第一章《神鳥落在珊瑚樹上》,我們就彷彿看到一位俯下身子、蹲在孩子身邊,手自然搭在孩子們肩頭、微笑着聽他們訴説的“原野爺爺”;同時,在五位少年的身上也總能看到作者的童年身影。

對於小讀者來説,小説所描畫的蒙古草原的假期生活是一場充滿新鮮感的探險之旅,可以跟隨五位少年的腳步穿越紅嘎路沙漠,奔跑在白銀花草原上,攀爬於哈布奇拉峽谷間,縱情領略大自然的美好。但少年的成長不能沒有精神力量的指引,優秀的兒童文學創作總是能夠建構起正向的精神引導。這種建構不是一件披在故事上的外衣,而是自然融化到故事的情節中、細節中,人物的情感中、言行中。從這個意義上説,《烏蘭牧騎的孩子》這本小説寫出了孩子們眼中、心中真正的英雄。孩子們在這個假期中的奇遇與收穫、經歷與成長,正是受到這些“平凡的英雄”潛移默化的影響。

這正是小説另一條重要的敍事線:五位少年的父母都是烏蘭牧騎隊員,五位少年的假期正是因為跟隨父母下鄉服務而具有了非凡意義。這次下鄉,使孩子們有機會用清澈的眼睛觀察人與自然的相處,用純真的童心感受人與世界的深情厚誼。以前他們只知道自己的父母能歌善舞,但真正下鄉以後他們才知道自己的父母有多麼了不起。烏蘭牧騎隊員深入草原牧區,不僅為牧民們帶去歡歌笑語,還帶去力所能及的幫助:幫助他們運草、拉草、撿糞;給牧民們理髮、畫像、按摩;給羊泡藥浴、殺蟲,宣傳科學知識;為牧民們展示圖文並茂的期刊,介紹外面的世界;給他們播放半導體收音機,讓他們聽到北京的聲音……在父母的影響下,孩子們也認真勞作,幫忙撿糞、拉草;為了給花蘭奶奶湊錢買藥主動撿羊毛……在平凡的勞作日子裏,在烏蘭牧騎隊員們每一顆辛勤的汗珠裏,孩子們看到了父母們的偉岸身影——那就是英雄閃光的樣子。作家從個人角度生動記錄下牧民們平凡悠長的過往歲月,表達出孩子們對每一位烏蘭牧騎隊員的敬仰之情。

優秀的兒童文學作品還能為孩子們提供語言的滋養。長於散文創作的鮑爾吉·原野在語言使用的豐富性、靈活度、充盈感上有自己獨特的優勢。在這篇獻給孩子們的小説中,這種優長被不遺餘力地發揮出來。僅僅以對天空的描畫為例,少年江格爾眼中的雲“像巨大的白象,把長鼻子捲進肚子裏,連續不停地向前翻滾”,而巴根眼中的雲卻是“一羣鳥筆直地飛進路旁的蘋果樹裏”,孩子們眼中沙漠的天空“像分成十層的溜冰場,每一層都有白雲滑行,它們和上一層的白雲互不衝突,各走各的路”……

在小説結尾,五位少年不得不跟隨父母離開白銀花村,他們一步三回頭,眼淚沾滿面頰。這僅是他們人生中需要經歷的無數次離別的一次,但整個夏天的記憶或將伴隨孩子們一生。那“用目光做的繩子”牽引着讀者,這裏有情、有愛,更重要的是有純真的童心。這是一本能讓小朋友愛上自己家園、愛上自己生活的書,也是一本讓大朋友思考如何“愛”的書;它是一本以日常化的敍事視角書寫烏蘭牧騎隊員英雄歷史的書,更是一本為孩子們找到英雄的書。